<wbr id="nkw9q"></wbr>

<center id="nkw9q"><table id="nkw9q"></table></center>

    <form id="nkw9q"><pre id="nkw9q"></pre></form>
    <center id="nkw9q"><listing id="nkw9q"></listing></center>
    <wbr id="nkw9q"></wbr>

    <nav id="nkw9q"></nav>

    <sub id="nkw9q"></sub>
      新聞中心

      壯歌

      2015-04-13 14:48 字號: A A A

      題記:

      風蕭蕭兮山雨欲來,

      人心惶惶兮多無奈,

      不離不棄兮愛為本,

      勇往直前兮不徘徊,

      壯士斷腕兮爭朝夕,

      內外重振兮不我待!

      ……

      這是一首歌,用誠信、堅持、不退縮,不放棄演繹出最強烈,最震撼的旋律!

       

      壯歌

      危機來臨

      “那一刻,許多人有一種崩潰的感覺”

      回想起7月1日下午的董事會擴大會議,川威管理骨干們的心中仍抹不去那種強烈的失落和傷痛的感覺,在這次會議上,他們聽到了最不愿聽到的決定,他們懷著無比復雜的心情在決議上簽字,這次簽字對他們來說下筆是沉重的,甚至有些管理骨干感到一下子沒有了力氣,因為從簽字開始,川威將向法院提出進入“司法重整”!盡管企業面臨困難他們很清楚,但走到這一步,卻是他們不愿相信,甚至不敢相信的,然而,此時這似乎成了川威不得不為之的一步。

      從1929年建廠,川威集團傳承厚重的歷史,繼承并發揚著艱苦奮斗,勇于拼搏的民族文化和良好作風,經歷了戰火的洗禮,經受住了無次數市場的沖擊,更從1997年破產的邊緣絕地重生。

      十七年來,川威以王勁為首的領導團隊帶領著2萬余名川威人不畏艱難,不斷創新,讓一個小鋼廠一步一步發展壯大,成為中國500強企業,四川省前10強,四川省著力培育的大企業大集團,成為擁有100多家控股、參股子公司的現代企業集團,產業從單一鋼鐵發展涉及釩鈦、水泥、鋼構、礦山等相關產業,業務輻射四川、重慶、云南、貴州、陜西、香港、新加坡、印度尼西亞等地區,企業的銷售收入從最初的5.3億上升到2013年的475億元,成為四川省重點打造的五家“千億企業之一”。在企業的發展過程中,員工們得到了實惠,生活質量得到大幅度提高,也為地方經濟發展注入了動力,做出了應有的貢獻……這些成績凝聚著省、市、縣各領導和金融、客戶等合作伙伴的關愛、支持;這些成績更是川威人十七年來不斷拼搏的結果,是令所有川威人驕傲與自豪的業績。

      盡管十七年來,川威也經歷過無數的挑戰,經歷過2005年的低谷,經受過2008年經濟危機的考驗,盡管自2013年以來,川威的領導團隊也感覺到了經濟形勢的變化,行業可能面臨的困難和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寒意,但進入2014年,企業面臨的形勢和面對的危機仍讓許多人感到不敢相信,猝不及防。

      進入2014年,中國的經濟格局發生了極劇的變化,一季度GDP增長僅7.4%,創近幾年來最低,有專家說,從中國經濟的增長周期而言,中國經濟已經正式告別8%以上的增長了,在未來10年,能夠維持7%以上的增長,已經非常了不起。中國的經濟經濟發展進入換檔期,結構調整陣痛期和前期刺激政府的消化期。

      在這一變化中,鋼鐵行業面對產能過剩,和史無前例的行業整頓,同時,市場方面,原料價格的下滑讓以成本定價的鋼鐵價格難以“獨善其身”,特別是房地產用鋼迅速下滑,用鋼需求結構產生大的變化,鋼鐵行業一片慘淡,一季度,山西、河北、天津等地傳出有鋼廠破產的消息。宏觀經濟大環境的下滑,加上對行業產能過剩的擔擾,金融界對鋼鐵行業開始大規模抽貸……

      在這紛紛擾擾的變化中,川威也遭受著前所未有的、猛烈的沖擊。

      3月12日,正在北京開“兩會”的董事長王勁接到電話,下屬一個子公司有一筆貸款可能發生逾期!這對于將信譽看得比生命還重要的川威來說,十七年來,這是第一次,于是十年來第一次董事長沒有參加完兩會提前趕回了企業。盡管這一問題得到了圓滿解決,但卻讓企業即將面臨的困難露出了端倪,意識到問題嚴重性的川威對企業的狀況再一次進行全面的梳理,并全力以赴進入備戰狀態以應對可能會出現的危機。集團從正常經營管理狀態轉換到了危機管理狀態,成立了危機應對領導小組及相應管理機構,并明確了各自職責,強化資金管理,壓縮一切非必須開支;成立集團公司董事長擔任組長的盤活存量管理領導小組,強化應收款清收和閑置資產處置,加大產品營銷,盡最大力量增加現金流入;創新融資模式;管理層帶頭降薪或延發薪金,并在確保生產安全的前提下,實施減員增效;積極與有關金融機構溝通,爭取轉貸和新增貸款,極力避免重大債務逾期……

      3月21日,川威高層及核心管理骨干被召集起來開了一次專題會,在這次會議上,董事長告訴大家:盡管川威一至保持著良好的金融信用,就是在目前資金極度困難時也從未有一筆資金逾期,沒有一筆利息拖欠,但,寒潮已經來了!我們要不畏懼,不回避,一定要團結一致針對目前最重要的資金工作想辦法,加強溝通,穩實體,找增量,盤活存量,他指出:保證企業的安全是最重要的!

      企業面臨困難,員工們也有所察覺,大家觀望著,小心地打探著,但他們并沒有過分的擔心,對于這個領導團隊、這個企業,他們有著足夠的信心,可是他們并不知道,面對企業的困局,王勁和他的領導團隊已經無法入眠,心急如焚。

      面對資金困難,集團財務系統工作變得異常緊張和繁忙,在首席財務官石銀君的帶領下,他們不斷加強與各銀行的溝通,精打細算每一筆支出,在企業資金極度緊張的情況下,竭盡所能地保證著每一筆貸款的正常轉貸付息……

      雖然有足夠的思想準備,雖然嚴守金融信用,但由于對行業形勢的不樂觀,從第一家銀行收貸開始,各商業銀行相繼收貸、惜貸,這讓川威的資金出現嚴重困難,甚至無力購買生產原料,企業大幅度減產,各項目建設也陷入停頓,企業的生產經營已受到嚴重影響……

      王勁和他的團隊開始不斷的四處奔波,與各方協調、溝通……,有時他們甚至24小時連軸轉,北京、上海等地,見了無數人,找了無數人,與債權人一家一家去溝通,尋找最好的解決方案,盡了全力去協調,去溝通,但,在這種經濟形勢下,所有的努力取得的效果并不明顯,結果不盡如人意,正如一位媒體在后來的采訪中寫到:“一位接近川威集團的銀行高管介紹,當時川威方面提出的請求是,希望銀行‘繼續放寬,不要抽貸,短期貸款轉為中長期貸款’,但該請求遭到多家銀行的拒絕。”這讓經歷了無數風雨的王勁感到前所未有的無力,感到“一種使不上勁的困難”!

      他的焦急,他的憔悴,現在許多管理骨干說起仍心酸不已,看著他吃不下,睡不著,他們怕他會倒下,如果他倒下了,那這個企業該怎么辦?!他們拖著他去吃飯,哪怕吃一點點,他們希望他去打打球,發泄一下,緩解一下,哪怕一次也好,可他根本沒有心思,也沒有時間,一段時間以來,他整夜整夜難以入睡,一個人坐在沙發上,思緒萬千,心揪得緊緊的,企業一旦倒下,2萬名員工怎么辦,他們的家庭,他們的生活,他們子女將受到怎么樣的沖擊,有什么辦法能讓這個企業渡過現在這道難關?在他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他在奔波過程中跟相關領導匯報時所說:只要能保持企業穩定,能保證企業健康運行,讓員工有穩定的工作,我什么都愿放棄,什么都敢做,什么都愿意做!

      5月23日,是川威成立周年慶典,簡單的升旗儀式顯得異常的沉重。這一天,天上下起了蒙蒙細雨,這在川威人的記憶中是絕無僅有的第一次,風雨中,川威的廠旗在《超越》歌聲中冉冉升起,雨水濕潤了川威人的頭發,也濕潤著關心、關注著企業前途與命運的干部員工的眼眶。歌聲中,十七年來的拼搏歷歷在目,十七年來這個企業凝聚著無數川威人汗水與智慧,承載著無數川威人的驕傲與夢想,而今天,這個企業在苦苦的掙扎,在生存的邊緣徘徊,有人說:這或許是川威最后一次周年慶典。廠旗迎著風雨高高飄揚,述說著十七年來的不容易,獵獵風中,更展示一種不服輸,不甘心的堅強!

      在各種努力沒有得到實質性進展的情況下,董事長作了最壞的打算,讓企業進入“司法重整”,這一決定已是百般無奈之舉,這不僅意味著企業沒有退路,也意味著這必將傷害到客戶的利益,合作伙伴的利益,但這似乎也成為保全企業資產的唯一可行的辦法。集團董事辦、法務部領導員工開始進入異常緊張的工作,與法院聯系,向顧問咨詢,了解相關信息,加班加點,夜以斷日,做好相關法律儲備,盡管每個人心情都是沉重的,盡管企業走這一步他們心里一百個不愿意,正如時任董事辦主任楊健說:這已是走到絕境了,這一辦法將給瀕臨破產但仍有發展潛力的企業一次新生的機會,同時也避免了企業因真正破產而引起的企業解體、資產拍賣、職工失業等社會動蕩。同時,這也是一把雙刃劍,因為進入“司法重整”就意味著企業或將面臨“破產”的危險,意味著作為法人代表的董事長和他的家人也將面對所有的未知,面對可能有的最壞的結局。對此,王勁選擇了堅持,他說:我會盡力,直至最后!

      這一決定是艱難的,同時也是許多人無法接受的,管理層面上出現了不同的聲音,有所耳聞的員工也不理解。眾所周知,這一年,對于中國的企業來說是痛苦的,由于產能過剩、負債過高、成本上升、效益下降,致許多企業資金鏈斷裂,許多老板無力回天,只好選擇卷款跑路。甚至有人戲稱:2014年,老板跑路才剛剛開始,因為這是一個跑路的季節!這一說法從一些數據中也得到證實,從媒體的報道中我們收集到這樣的數據,剛剛進入1月就有至少17家大小企業老板跑路,而從這開始,每個月都不間斷的出現,這一數字還不斷被刷新,5月共有36起,6月達64起,而7月份,就多達147起,“跑路”、“跳樓”已經不再成為“新聞”。

      于是,網上開始有了王勁跑路的謠傳,有了各種猜疑,有了消極的情緒,甚至有了報怨……各種聲音,各種狀況,內外交困,這讓這個經歷風風雨雨的掌舵人有一種崩潰的感覺,一種前所未有的無力,企業命懸一線,到底做還是不做?到底該向什么方向走?他的無助,他的煎熬,他承受的壓力,讓許多理解并熱愛這個企業的干部和員工也倍感焦急,一位四年前在川威工作,后來出來創業的曾經的員工在得知這種狀況后,這樣評價他:不論怎樣,他都是一個英雄,是一個成功者,對他,川威每一位員工,每一位受益者都不該指責,現在川威人該做的就是理解,信任,堅持!

      為了責任,川威的領導團隊堅持著,為了川威,廣大的員工堅持著。一次又一次開會溝通,同時一次又一次周末,王勁將管理骨干約出來,談企業的現狀,講自己的想法,說自己的觀點,聽大家的建議,有時直到深夜2點,他的真誠,他的不放棄,他的敢于面對,讓許多管理人員不再僅僅把他當成領導,而更是朋友。面對困難,他們有了共同的目標——讓企業存活下來,這是川威人的川威,也是社會的川威,即使形勢再艱難,也要振作起來,站在社會的角度,敢于擔當,不怕輸,忘記個人得益,放下包袱,拼一把,搏一把!

      6月30日,延遲了的工資發放到了員工手中,拿到工資員工笑逐顏開,他們不知道,這次工資的發放背后是川威管理團隊一個艱難的決定,將企業僅剩的600萬元,企業最后的“一滴血”發放給員工,保證員工工資,企業走“司法重整”道路!企業已經走到絕境,這是無奈之舉,也是企業最后的機會!董事長告訴他的員工:十七年前,我們能帶領川威浴火重生,請相信十七年后的今天,我也會盡全力帶領你們再走十年!面容憔悴,話語不多,但卻異常堅定和決然!

      7月1日下午,川威集團新老董事會、監事會成員,二級單位行政負責人齊聚一堂,召開一次董事會擴大會,這次會議上,盡管仍有不同的聲音,懷著復雜的心情,所有人在決議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企業將進入“司法重整”。字簽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失落感漫延在每個人心中,有的管理骨干甚至感到手腳發軟, “恐懼”是他們不愿面對,卻不得不面對的情緒,“難受”這是他們當時最大的感受!不論別人怎么想,也許以往并沒有在意,但在這一天,他們卻感受到了一種切膚這痛,感受到了對這個企業濃厚的感情,這是自己工作、生活了十幾年甚至幾十年的地方,這里有自己的青春,有自己的夢想,在這里留下自己太多太多的回憶,這是自己的家園,沒有人會愿意看到這個企業就此倒下,盡管它現在已命懸一線,盡管也會有人想逃避,有人想退出,但更多的人選擇了與自己的董事長、與川威的領導團隊站在一起,共同面對,共同承擔,他們有的私人借高利貸用于公司運轉,有的向親朋好友借……

      會議結束后,帶著決議、報告和相關方案和資料,董事長和幾位管理骨干連晚趕往內江市政府,向市委書記彭宇行匯報。盡管自4月以來,內江市委、市政府一直關注著川威發展,市委書記彭永行就未雨綢繆帶領相關領導到省級相關部門和金融系統就川威面臨的困難,進行溝通,協調,盡管也深知這一次經濟形勢下川威面臨著巨大的困難,但面對這一報告,彭書記還是感到了事態的嚴重性,一邊聽著匯報,一邊讓秘書通知市委常委、市相關部門,市公、檢、法領導火速趕到辦公室,陸陸續續,辦公室人越來越多,而所有人的人的反應就是震驚、焦急!

      川威,這個內江市的龍頭企業,內江工業的一面旗幟,內江工業的驕傲,它帶動和影響著地方經濟的發展,影響著地方經濟秩序的穩定,關系到兩個縣區的發展,也影響著周邊的居民的生活,一旦企業無法運轉,380億的資產將被折分,甚至被哄搶,2萬余名員工不得不重新就業,上萬個家庭面臨危機……川威遭遇到的是前所未有的困難和挑戰,這對于內江市來說也無疑于一個巨型的炸彈!面對嚴峻的形勢,內江市委、市政府當天晚上召開常委會,成立了領導小組,由市委副書記、市長楊松柏任組長,周勇副市長任副組長,并確定聯系人,與川威對接開展各項工作,回想當時,“壓力巨大!”是彭書記至今仍深刻地的感受!對王勁,他給了一句話:注意身體,保持清醒!就是這簡簡單單七個字,給了王勁,也給了川威莫大的鼓舞!

      2014年7月1日的夜晚,對川威是一個特殊的夜晚,也是內江市一個令人感到沉重卻又充滿希望的一晚!這一晚,市領導小組的成立宣告一場戰役在內江市,在川威集團打響,這是一場保衛戰,一場與時間賽跑,與形勢抗爭的戰役,更是一場信心與毅力的角逐,在這場戰役中,巨大的壓力和困難考驗著內江市政府,也磨礪著川威的領導團隊、全體員工……

       

      打響“保衛戰”

      “市委彭書記說:這是披了件風衣當盔甲在作戰……”

      7月2日,內江市委召開專題會議至深夜12點,會議結后,站在高速路邊,董事長向成渝釩鈦負責人傳達了市委決定并連夜趕回集團總部,凌晨四點,他仍在與金融界的朋友就方案的細項進行溝通近一個小時……

      7月3日上午,一場特殊的會議在川威全體管理骨干中召開。在這次會上,川威管理團隊向所有管理人員宣布了企業進入司法重整的決定,會上,董事長告訴大家,企業目前只有沉住氣,團結一致,迎難而上,不躲不讓才有機會!只有企業活下來,才有未來!

      下午,川威的退休、在職員工代表齊聚一堂參加集團面對危機以來的首次員工大會,在這次大會上,他們所共同關心的川威的命運,幾代人共同創下的川威這個平臺何去何從,他們將會得到一個清楚的答案。

      在這次會議上,川威集團坦城地向所有員工說明了企業目前面臨的困難,由于資金的緊張,市場環境的惡劣,成渝釩鈦的生產面臨巨大的困難,難以為繼!但同時,對下一步集團改革,加強管理以及政府的支持也進行了詳細說明;面對一些員工的擔心,川威管理團隊表示:將永遠與企業站在一起,與員工站在一起,永遠熱愛川威,熱愛連界這塊土地!真誠的希望,所有員工團結起來,愛廠如家,護廠如家,在政府的支持下,重新獲得新生!董事長王勁承諾:在這一過程中,他絕不失聯、不放棄、不離棄!

       

      這次會議,內江市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周勇專程從內江市趕到川威,他告訴全體員工川威,川威是我們四川,特別是我們內江一顆璀璨的明珠,是我們的經濟支柱,是我們內江人對外一個最自豪的品牌。當前的川威雖然面臨極大的困難,但是肌體是好的,川威的基本面沒有改變,我們的生產能力在全川是有競爭力的,我們的技術是中國、四川最先進的,我們的生產成本可以做到全川最低。面對困難,周副市長說:這個時候是我們川威人面臨最嚴峻考驗的時候,市委市政府將堅定的和川威站在一起,希望所有川威人同舟共濟,在廠、愛廠、為廠,希望全體員工們緊密的團結起來,把川威真正當成我們的家,當成以后我們子孫后代能夠生存的一個家庭,讓我們共同努力,度過這個難關。相信各級黨委政府有這個能力,相信川威人有這個能力!

      這是一次讓全體川威人感到陣痛的會議,企業的確面臨著巨大的困難,但同時,這也是讓全體川威人看到希望的會議,堅定信心的會議。是的,活下去就是硬道理,生存下來就是最大的勝利!

      這一決定讓全體員工對形勢有了明確的認識,同時也開啟了川威有史以來最為痛苦的一個七月。

      7月7日,經過反復思考和討論,本著最大限度保護企業、員工和債權人利益的原則,川威向法院提交了司法重整的申請。

      川威的這一決定引起了媒體的高度重視,更讓川威的客戶和合作的金融界感到了緊張,這無異是一條爆炸性的新聞。有媒體這樣評價這個消息在金融界引起的震動: “消息一出即震驚整個四川鋼鐵圈,業內人士透露,與川威集團有來往的金融機構皆感到‘難以置信’”。 一位與川威集團有業務關系的銀行人士說,“這肯定是大家不愿意看到的,如果破產了,誰的資金也別想拿回來”。川威逼不得已的舉措也讓省領導心急如焚,省政府副秘書長吳顯奎告訴四川省各債權銀行:“這涉及全川的金融環境,覆巢之下豈有完卵?!”省金融辦主任王川紅更表示:“川威一旦出現問題,后果將非常嚴重,川威面臨的難關也是四川工業經濟、四川金融生態環境所面臨的難關,救助川威是我們唯一的選擇!”

      從消息透露開始,川威的高層領導,中層管理人員,甚至具體經辦人員的電話開始不停的響起,從早到晚,聞訊趕往川威的客戶也越來越多……

       30多家金融機構蜂涌而至,首席財務官石銀君每天睜開眼的第一件事就是思考如何與來訪的銀行進行溝通,如實介紹企業現狀,做好解釋,而每天直至深夜,這樣的溝通仍在繼續,第二天,沙啞著嗓門,再解釋,再溝通,一家一家的談,一次又一次的解釋……

      一位與川威合作多年的大客戶每天凌晨都會給川威首席市場官張遠貴發信息,打電話,不為別的,只是夜夜的擔心和焦急讓她無法入睡,熬到凌晨打個電話,盡管每天通話內容沒有大的變化,但打個電話也算是心安……

      難以入眠的還有各二級公司的負責人,他們每天要面對許許多多的客戶,有理性的,也有采取極端手段的,有哭的,也有鬧的,辦公樓被圍,廠區被堵,辦公室被占,……一邊是為保證企業運行竭盡所能,一邊要面對問詢、責罵甚至有因不理解而引發的抓扯,他們有時真想找個沒人的地方大哭一場。有一位客戶找到成渝釩鈦董事長袁勇威脅要跳樓,袁勇說:如果你要跳,我也只能陪你跳!

      面對不冷靜的客戶,川威從高層領導到一般的管理人員都耐心地傾聽,給他們講明企業的情況,他們說:客戶的心情我們能理解,他們也不容易,集團走到這步,是誰也不愿看到的,再大的困難,我們也必須要面對!

      7月,30多天,對許許多多的川威管理人員來說是無眠的,睜著眼到天亮幾乎成了常態。

      雖然面臨的幾乎是絕境,頂著的是巨大的壓力,但川威的管理團隊并沒有放棄,他們仍在不斷的想辦法自救,企業繼續精兵簡政,縮減一切可能縮減的開支,砍掉30%的中層和40%的科主管。集團公司領導每個月僅2000的收入,出差全部自己出錢,自己解決差旅費,油費,生產線員工根據生產情況進行輪崗,一定年齡段的員工待崗,同時,集團總部從去年3月剛入駐的位于成都市高新區的川威大廈撤出,以節約每天3萬元的運營費用……。

      企業面臨困境,員工的利益受到了影響,但領導們的努力他們都看在眼里,他們知道,再困難,再痛苦,川威集團也從沒退縮,不會放棄,川威的領導始終與大家站在一起:集團董事長王勁幾乎每周都出現在生產區域;集團黨委副書記李和勝更常駐在成渝釩鈦,哪里有沖突,哪里有矛盾,他總出現在現場,協調各方面關系;為了爭取直供電的政策降低生產成本,總工程師謝建國帶著集團對外合作部人員一次次往返相關部門,來回奔波、協調……。雖然也有員工不理解,但更多的員工即使是輪崗員工,下崗員工,都愛自己的企業,愛共同的家園,有的盡管下崗在家,但他們無時不關注著企業的發展,他們都對企業表示理解、支持,下崗幾千人沒有一個人找企業討說法,更沒有一個人找政府,他們在等,在盼,盼企業能好起來,他們說:只有企業好了,我們才有機會重返崗位。員工們甚至組織了護廠隊,保護著企業設備的安全。這支隊伍雖然人數不多,雖然也是血肉之軀,但他們用忠誠,用對企業的熱愛為企業的筑起了一道堅實的防線,保護著企業的合法權益,面對不理智的債權客戶,面對他們對生產和辦公區域的圍堵,他們用身體為員工的正常上下班建立起通道,盡管會有客戶抓扯,、踢打、甚至朝他們吐口水,但他們始終保持克制與冷靜,其實堂堂七尺男兒,誰沒有脾氣,誰沒有個性,有時他們氣得拳頭都能捏出水來了,但卻始終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負責這支隊伍的陳兵說:一旦動手,誰受傷都不好,最重要的是有損企業的形象,不利于事情的解決。一次,在協調一群情續激動的客戶時,冷不防對方一女的一腳狠命向他要害部位踢去,當時他一下子癱在了地上,但咬著牙,顫顫悠悠的他還是站了起來,他說,如果我不站起來,那手下這幫兄弟會沒有主心骨,沒有人控制,一旦打起來,場面會很混亂,對企業,對客戶都不好……

      川威的困難也為周邊的居民帶來了影響,一位員工的妻子經營著一個小小的服裝店,以前每天不少于200元的銷售,而現在一個月也難得有幾筆交易;連界最為火爆的羊肉湯老板也表示,以前一天殺7、8頭羊,現在殺兩頭也賣不完!連界的各行各業開始步入低谷……

      川威面臨的困境,讓關注著這個企業的省、市、縣各級領導難以入眠:

      7月7日,魏宏省長和甘霖副省長在相關會議上提出支持企業“過難關”的要求;

      7月10日,四川銀監局、四川省銀行業協會召開四川銀行業幫扶川威專題座談會,銀監局王筠權局長要求各銀行機構積極回應川威提出的訴求,分別并匯總拿出幫扶川威的具體方案;

      7月12日,魏宏省長在中國銀監局四川監管局關于支持川威集團過難關的報告上作出重要批示:抓緊召集專題會,明確各相關方面的工作、責任及幫助措施;

      7月15日,由省政府副秘書長吳顯奎主持,“協調金融機構幫扶川威脫困發展專題會”在省政府一樓會議室召開,省政府金融辦、人行成都分行、四川銀監局、內江市人民政府、22家相關債權金融機構負責人參加會議,形成了“金融幫扶一致行動方案”;

      7月16日,省政府辦公廳下發《協調金融機構幫扶川威集團脫困發展專題會議紀要》,并按會議精神指定銀行業協會牽頭,成立以中國銀行和民生銀行為主任單位的“川威集團金融債權單位幫扶工作委員會”,研究落實幫扶川威集團脫困發展、有效化解金融風險的具體措施;

      與此同時,內江市市委、市政府始終與川威集團并肩作戰,一次次向省政府、省相關部門遞交函件,對于川威可能出現的各種情況,彭書記始終站在一線,對各項工作作出重要批示,督促各部門加大與川威的聯系。無數個日日夜夜,他與川威的領導團隊促膝長談,為企業出主意,想辦法,無數次他與各方溝通聯系,尋求幫扶川威的具體辦法,……

      周副市長帶領著川威的管理團隊去省政府,跑銀行,一家一家去拜訪,一家一家去談,……

      市經信委葛強主任,一次一次往返于川威與內江之間,及時反饋相關情況,解決具體問題,甚至顧不上喝一口水,吃一口飯……

      市相關部門在直購電優惠,五大保險掛帳,從業員工培訓、人員輸出等各方面竭其所能幫助川威。

      威遠縣委、縣政府迅速落實市委市政府要求,快速做出相關措施,并堅持在維穩第一線……

      這些是理解,是支持,更是動力,是希望!

      川威也加快了內部改革的步伐,管理部門從310人減少到80人,10多個部門減少到4個,輪崗、待崗制度進一步深化,內部節能降耗,節約每一分可以節約的錢,大力推行盤活存量,調整薪酬模式,清產核資,瘦身減負,制定《創新發展振興計劃報告書》,形成了“圍繞中心、分塊突破,尋找增量、激活存量,調整結構、轉型發展”脫困發展思路……

      7月21日,集團公司對應金融幫扶委員會專門成立了由董事長助理熊鷹任組長的企業債務重組工作組,開始對各種金融債務進行全面的清理,與各金融機構直接對接協調,工作組設立的綜合資料組面對大量的資料,針對不同的要求,進行全面的梳理,經過夜以繼日的不斷努力,經過與債權金融機構的不斷溝通與協調,8月初,經與金融幫扶委員會達成共識,從最有利于企業重振的角度出發,集團公司和成渝釩鈦相繼撤消了“司法重整”訴求,開始步入“債務重組”道路。

      雖然不易,但可喜的是,通過不斷努力,川威的誠信與務實讓債權人的情緒穩定下來。

      僅僅20多天,在董事長王勁、首席財務官石銀君的不斷解釋、溝通下,所有的金融機構保持了穩定,表示了對川威的理解與支持,至7月底,絕大部分的金融機構與川威就債務形成了妥善的解決方案;同時,各金融機構成立了債權銀行幫扶工作委員會,形成了“金融幫扶一致行動方案”,成立了債權銀行幫扶工作委員會,形成了“金融幫扶一致行動方案”,確定了“不抽貸、不減貸、不壓貸”、“短期貸款轉為中長期貸款”、“本金掛賬、按季付息”等幫扶措施。川威集團與各家金融機構的合作關系基本穩定;

      與此同時,川威加強與客戶的溝通,做好解釋,做好溝通,由董事長王勁、首席市場官張遠貴帶隊,上北京,到上海,一家一家客戶去談,一個一個客戶去溝通,有時客戶避而不見,他們就耐心等待,爭取理解和諒解,他們的努力得到了客戶的理解,企業發展的決心讓客戶們重新認識了川威所面臨的困境,看到了川威重振的希望,他們成功與各家大型客戶達成了“老款掛賬,新款不欠,繼續合作”的共識,與各家中小型客戶達成了“待企業恢復正常生產經營后按計劃分期付款”的共識,川威集團與經營客戶的合作關系保持了穩定。

       

      七月,是沉重的,對這一個月的爭分奪秒,這一個月的艱難,市委彭書記說:這是披著風衣當盔甲在戰斗!

      七月,同時也是孕育生機的一個月,是繁忙的七月,是看到希望的一個月,但,這僅僅只是戰役的開始。

       

      新區高爐再次轉動

      “高爐點火那一刻,也點亮了人們心中的希望……”

      在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縣委縣政府的大力支持與協助下,在金融與客戶的理解與支持下,促進川威成渝釩鈦快速恢復正常運轉成為這場戰役的關鍵,讓停下的高爐轉起來,讓停頓的工作動起來,這牽動著所有人的目光,大家將焦點對準了2014年8月20日。

      圍繞8月20日大高爐恢復生產, 內江市委彭宇行書記說:這是我們的政治責任,這是我們的政治擔當!內江市委市政府、縣委縣政府以最強的工作力量,最大的服務能量,最高的辦事效率,最大的工作熱情,全力以赴,目標只有一個:讓川威重新站起來!

      在他們的奔走與呼吁下,省經信委牽頭成立了幫扶工作組,制定了幫扶企業走出困境的措施,從煤、電、油、運等生產要素保障,以及新興產業技改項目資金、節能節水項目資金、直供電優惠、峰期電價優惠等方面給予大力支持。其中直供電優惠、峰期電價優惠2014年可為企業減少支出3500余萬元。同時,四川銀監局、省政府金融辦等省級相關部門分別協調金融部門、協調周邊省市對口單位;

      為了解決資金緊張的難題,省政府及相關部門、內江市政府、威遠縣政府想方設法,通過采取安排產業發展扶持資金、支付往來賬款、利用適當平臺支持流動資金等措施,幫助川威集團解決恢復生產急需的資金,并全部封閉運行用于恢復生產;

      內江市發改委全力配合爭取項目資金;

      市經信委為川威制定文件,享受相關政策,并爭取下一年度的項目資金;

      市人社局在民工政策、就業幫扶、職業培訓和緩交費用幾方面為川威提供盡可能的支持;

      市法院通過與省法院聯系,承接了省內所有的合同訴訟,盡可能的協調各種關系;

      市稅務局協助川威妥善處理相關業務,為川威恢復生產和下一步發展創造好的環境;

      市財政局在財務管理方面為川威提供幫助;市地稅局積極協助川威做好相關稅收的減免工作;

      市宣傳主管部門積極協調各級各類新聞媒體,正面引導輿論;

      市川威辦更加強市政府與川威各項工作的聯系;

      威遠縣委、縣政府迅即成立維穩及輿情工作領導小組,出臺維穩及輿情工作實施方案。縣委、縣政府、園區領導、連界鎮政府……各級領導總是第一時間并自始至終站在企業維穩第一線,面對行為過激的客戶,副縣長、縣公安局長胡小虎總是第一時間做出指示,第一時間趕到現場,防止一切違法行為的發生,縣公安局還成立了巡邏小組,防止在企業困難時期可能發生的混亂,維護一方穩定,為企業正常生產和員工的正常生活保駕護航……

      ……

      成渝釩鈦公司成為所有工作重中之重。生產停下來容易,但要重新運轉起來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特別是在資金緊張、人員精減的情況下。

      為了盡快順利恢復大高爐的生產,成渝釩鈦對經營模式進行調整,從成本出發,結合生產設備的實際情況,比質比價,不斷與客戶溝通,降低采購成本,為了某種原料單位采購價格降10元錢,彭波和劉俊也會堅持不懈地先后與客戶進行五次談判;每周成渝釩鈦都會召開三次以上的討論會,對價格、成本、用料結構進行全面分析,力求最低的成本,最好的運行。

      成渝釩鈦領導團隊承受的壓力是巨大的,從某種程度上說,能不能恢復大高爐的生產對于川威的振興起著至關重要、舉足輕重的重要作用,它匯集著員工、客戶、金融、政府等所有人關切的目光,也匯集著所有人的希望。

      準備復產以來,原料能不能購回?購多少最合理?結構能不能穩定?成本怎么才能最低?如何在現在這種情況下穩定技術人員?……這些問題重點負責高爐復產的彭波徹夜無眠,即使在辦公室,他的心也在現場,透過窗戶遠遠地觀察高爐蒸汽放散情況,是直直向上的,還是斜的?他說,這從某種程度上透露著生產的情況。

      為了穩定技術骨干,他還花時間與骨干交流,增強他們的信心,就在走訪他的時候,正好碰到他私人花錢請鐵前系統的技術骨干們去農家樂吃飯,他說:恢復生產技術人員起著重要的作用。飯局不高檔,酒是打的當地散酒,但員工們高興,因為他們的辛苦與付出得到了認同,因為他們能看到,領導們在努力,不務虛,憑良心、憑責任在認認真真做事!

      為了恢復大高爐生產,成渝釩鈦的重要技術骨干12小時對翻著輪流上班,勞動強度可想而知……

      雖然不容易,盡管很多人對這么短時間恢復生產表示懷疑, 8月20日凌晨5:55分,新區7#高爐成功點火,8月21日凌晨5:50分轉爐復風,至此,新區高爐重新運轉!

      在如此短的時間內讓停下的大高爐重新運轉起來,這讓各界都為之驚訝,金融界有人這樣評價:“全國這么大規模的企業,這么短時間能恢復生產,還沒有第二家!”

      盡管市場形勢仍不容樂觀,盡管資金仍然緊張,但這座高爐的復產讓所有人看到的是川威重振的信心,是川威走出困境的決心,讓所有人看到的是,在雖然有困難,但更有各級政府支持和關愛,有川威的干部員工勇往直前,敢于拼搏,敢于擔當的勇氣和擔當,這些是川威最珍貴、最寶貴的財富!

      恢復新區高爐生產是川威走出困境的一個轉折點,恢復生產后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保證生產的持續穩定,保證指標的正常成為成渝釩鈦面臨的重要工作。為此,他們加大了降本增效的力度,通過改革原材料采購和終端客戶對接,強化質量控制,優化物流成本,將目標銷定在每噸產品成本至少降低200元;通過替換勞動量大、工作條件較差的勞務用工,每年節約人力成本3000萬元;綜合利用余熱發電占到全部用電的70%,一年省可下3億元……

      對于下一步的工作,成渝釩鈦的管理者們感到巨大的壓力,盡管一個人的時候他們常常要靠酒精的麻醉才能入睡,但對未來他們更多的是滿滿的信心,對未來的工作,袁勇說:潛力還是有的!

      邁出了第一步,川威以更加堅定的信心,以“斷臂求生,刮骨療傷”的勇氣邁開了的重振的步伐。

      很快,川威形成了《創新發展振興計劃報告書》,形成了“圍繞中心、分塊突破,尋找增量、激活存量,調整結構、轉型發展”的脫困發展思路。對內,進一步深化改革,截止8月31日,繼下屬礦業總公司改革方案審定,各二級公司改革方案宣告全部形成,進入全面實施階段。在治理結構方面,集團總部將成為股權投資公司,主要負責策劃、監控、協調、服務;各二級公司按市場化原則,實行供產銷一體化,自主經營、自負盈虧、自我發展,責權利對等……。

      對外,隨著新加坡鴻運集團高層前來商談合作事項,標志著川威在加大對外合作方面不斷突破,與各金融客戶、戰略合作伙伴的聯系不斷加強……

      目前的川威正全以以赴抓好四項工作:堅定不移地加強與金融機構合作,尋找增量,努力恢復和保持正常生產經營所需的流動資金;想盡一切辦法盤活存量,剪枝減負;保持良好的銀行信用記錄,保持良好的銀企合作關系;通過改革調動全體干部員工的積極性,同舟共濟,共度難關。

      重振是一條艱難的道路,未來的日子,仍有許多的困難,有許多的路要走, 企業還將面臨一些中小的客戶不理解,還會面對一些客戶的過激行為,還將面對并不樂觀的環境,還將適應市場的變化,這些將是現有國家經濟、行業形勢下企業所將面臨的新常態,但所有的川威人有信心,一定能度過這道難關,一定能創造新的奇跡,一定能寫下令人自豪的篇章!

      不論再難,不論多苦,現在,川威的各個區域,有川威人工作的地方,每周一都能聽到川威《超越》的歌聲響起,看到川威的旗幟迎著太陽升起,簡單而莊嚴的升旗儀式升起的是川威人克服困難的信心,是川威人走出困境的堅強決心,是川威人敢于面對,敢于擔當,重振旗鼓的雄心!所有川威都有共同的一個目標:川威是我們的家園,川威的明天在我們手中托起!

      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后記:這是工作以來最艱難的一次寫作,太多的情感,太多的思緒,太多的畫面,也面對各種質疑,我甚至不愿、不敢去走訪更多的人,去走訪那些為了川威能活下來堅持不懈,不言放棄的領導、員工,因為我無法平靜地面對這一段時間以來他們為了企業所承受的壓力,所面臨的煎熬和他們用自己以及家人的未來,用自己的人格甚至生命做為賭注所做的種種努力。

      然而,也正是這一切讓我不能不寫,因為這是一段不該被忘記的歷史,是讓人為之感慨、流淚的歷史,是內江工業史上,是川威歷史上最痛苦也最為閃亮的歷史。不離不棄,堅持、堅守,為企業生存而戰,為責任而戰,為希望而戰,雖然這場戰斗仍在繼續,但不論結果如何,那些為了川威生存而拼搏、努力、奔波的人都值得尊敬,值得敬佩,因為他們問心無愧,因為他們拼盡全力,因為他們從未退縮!

      這篇文章至此雖然畫上了句號,但故事仍在繼續,在重振之路上,各職能部門、成渝釩鈦、星船城水泥、礦業總公司、通宇物流、勁力置業、博宇物產、渤海長鑫……每個部門、每個產業,每個板塊盡一切可能,做好自己精彩的細節,以鑄就集團全局的壯觀,他們用實際行動詮釋著川威人的信念:匯流成川,融海而威!無數感人的事跡,無數讓人動容的故事由于篇幅的原因,不能一一詳述,為此,向所有為川威而戰的干部、員工表示深深的歉意,并向他們致以崇高的敬意!

                                     

       

      川威集團:陳英濤

      山东十一选五